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 言情小說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線閱讀 - 第2283章 貼心

股票推荐买入骗局:第2283章 貼心

        清舒回到家,本來想去陪著窈窈做功課結果卻被拒絕了。

        窈窈說道:“娘,你趕了這么遠的路也累了好好休息下。等爹跟哥哥回來,我們一起吃晚飯?!?

        女兒這么貼心清舒很高興,等她出去后不由感嘆道:“窈窈也長大了,知道心疼我了?!?

        桔梗說道:“夫人,姑娘自夫人離開京城以后就日日念著夫人。知道夫人以后會調離飛魚衛,當晚高興得練了一個時辰劍?!?

        “調離飛魚衛也有可能要外出公干的?!?

        桔梗笑著說道:“去其他衙門就算出外差也不可能這么頻繁,時間也不會那么久?!?

        以前清舒在禮部也會出公差但一年最多也就兩次,而且一般也就一兩個月的時間,不像現在一去就三四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趕了一個半月的路清舒也確實有些累了,躺床上沒一會就睡著了,符景烯跟福哥兒到家時都還沒醒。

        到吃完飯清舒還沒醒,符景烯說道:“別等你娘了,咱們先吃飯?!?

        窈窈跟福哥兒都不愿意,說道:“我們要等娘一起?!?

        “那行,咱們先吃兩塊糕點墊墊肚子然后去做功課?!?

        窈窈立即伸手說道:“爹,我功課已經做完了,就剩大字還沒寫?!?

        清舒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打開懷表一看竟戌時三刻了。起來以后她覺得院子靜悄悄的,不由問道:“老爺還沒回來嗎?”

        堇色笑著說道:“早回來了,不過老爺去前院處理事情了,姑娘正跟少爺在書房下棋呢!”

        清舒也沒再問而是直接去了書房,到門口就聽到窈窈大呼小叫的聲音:“哥,我不下這兒,我要下那兒?!?

        頓了下,她聲音陡然又大了:“哥,我改主意了,我要下剛才那兒?!?

        福哥兒很是無奈地說道:“那你到底要下哪兒呢?”

        跟個臭棋簍子下棋,真是一件受折磨的事。

        等窈窈下的棋子被吃掉以后,她又反悔了要重新下過。清舒走進去看到哥兒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頓時笑了起來:“窈窈,你先生沒教過你,落棋不悔?!?

        窈窈一聽立即說道:“我不是君子,我是小姑娘?!?

        福哥兒趕緊將棋子放下,起身道:“娘,你醒了?!?

        清舒頷首,說道:“都餓了吧,走,去吃飯?!?

        母子三人落座沒一會符景烯也來了,清舒看著他的氣色沒去云南之前那般好有些擔心,不過當著孩子的面她也不會說什么。

        吃過晚飯,福哥兒就與清舒道:“娘,我跟太子殿下請了一天假?!?

        “行,明日我也在家休息?!?

        至于符景烯,最近事情比較多想休息也不行了。

        兄妹兩人說完話就出去了,清舒跟符景烯回了臥房,一進屋清舒就道歉了:“景烯,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符景烯抱著她,輕聲說道:“我去華山以及合洲時,你每日肯定也是提心吊膽夜不能寐了?!?

        清舒點點頭道:“當時很擔心你生怕你出事,經常晚上睡不著。不過我晚上睡不著就練字,累了倒床上就睡下了?!?

        “對不起,前些年一直讓你擔心受怕?!?

        清舒先是一愣,轉而笑著說道:“我還以為這次回來你會氣得不跟我說說話呢?”

        沒想到符景烯不僅沒生氣,反而為以前的事給他道歉。

        符景烯搖頭道:“前些年你總為我擔驚受怕的,你也就這一次,我哪有立場生你的氣?!?

        見他這般體貼自己,又想著他最近做的事,清舒感動地抱著他說道:“你放心,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不會再冒險了?!?

        雖然當時帶著霹靂彈,但牛溪澗是對方的地盤確實也很兇險。

        符景烯要的就是這一句了,嗯了一聲道:“皇上已經答應讓你調離飛魚衛,清舒,你想去哪個衙門?!?

        清舒想了下說道:“我想去工部,就是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合適的缺?!?

        符景烯覺得這個不是問題,他說道“沒有咱們就再等等。不過你確定要去工部,你若是想回戶部也是可以的?!?

        他想讓清舒回戶部,主要是清舒在里面做熟了并且與同僚都相處得不錯,而要去了工部一切又得重頭開始。

        清舒之前就想過這個問題,還與易安探討過:“就去工部,我覺得那兒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符景烯尊重她的選擇,說道:“既你想去工部那我明日跟皇上說一聲,有合適的缺就將你調出來。不過以后你要覺得在工部做得不順手,那咱們碰到合適的機會再其他衙門?!?

        “好?!?

        小別勝新婚。夫妻兩人進行了一番深入的交流以后,清舒抓著符景烯又不安分的手道:“你最近氣色不好,得注意身體?!?

        “小瞧我了,再來三回我也沒問題?!?

        清舒笑罵道:“你怎么不說再大戰十個回合呢?都一把年歲的人了,可不能再像十年前那般不知節制?!?

        這意思是他現在不如十年前那般厲害了。男人嘛,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說他不行,深受刺激的符景烯硬是拉著清舒又來一回。

        完事后摟著清舒,他一臉饜足地說道:“你留在京城,我以后就不用總吃素了?!?

        “現在又沒合適的缺,說不準得等個一年半載呢!”

        符景烯覺得這是個事,主要是清舒要去工部這個就有些難辦了,想了下符景烯便說道:“那過兩日我請段博揚喝酒,讓他半年之內別安排你外出公干?!?

        清舒沒同意,說道:“你要去找他喝酒敘舊我不攔著,但我的事你別提,我既在這個位置上就該履行自己的職責?!?

        符景烯深知她的性子,點頭道:“行,都依你,我就請他跟衛方一起吃頓飯敘敘舊?!?

        說起衛方,清舒不由笑著道:“他下個月就要跟小瑜成親了。這幾個月都不在京,也不知道婚事籌備的怎么樣了?!?

        符景烯說道:“我聽說國公府這次的喜宴定了五十桌,孝和郡主這次出嫁肯定是風風光光的?!?

        這閨閣與出嫁時差不多了。不過孝和郡主不僅是郡主嫁的還是正二品的大員,婚禮隆重一些別人也只夸贊她命好,閑言碎語的比較少。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