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 玄幻小說 - 十億次拔刀在線閱讀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反水

股票推荐按:第五百五十四章 反水

        沒有遮遮掩掩誘殺的打算,也誘殺不了。

        畢竟鏡湖魚王和合歡老魔不是朋友關系,所以不管是鏡湖魚王,還是沈侯白,只要出現在合歡老魔的面前,那么合歡老魔就會進入戰斗狀態。

        因此,在來到殷都后,沈侯白直接就凌空而立,讓合歡老魔看了個明明白白。

        隨著沈侯白出現在殷都的上空……

        殷帝和殷皇因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所以顯得極為的好奇……

        “陛下,這不是白帝嗎?”

        “他怎么來了?”殷皇好奇中帶著一絲困惑。

        聞言,殷帝搖晃了一下腦袋,然后道:“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不過有點我倒是可以回答?!?

        “什么?”聽到殷帝的話,殷皇又看向了殷帝。

        “就是白帝一定不是來找我們的?!幣蟮弁盤旒?,看著沈侯白那四下看去的目光,只要智商不是弱智都能看出,他是在找尋著什么。

        “皇姐,那不是白帝嗎?”

        “是啊,好像真的是白帝!”

        幾名殷帝的皇女,隨著她們抬頭看天,隨之和殷帝,殷皇一樣,看到了此刻凌空而立的沈侯白。

        事實上,此時在殷都的強者都已經察覺到了沈侯白的存在,而和殷帝,殷皇一樣,他們也在疑惑,沈侯白究竟為何而來。

        亦就在這時……

        剛剛到的鏡湖魚王,他亦是凌空而立,漂浮在沈侯白的身旁。

        由于沈侯白的實力遠超普通的九劫帝級,所以他的飛行速度也不是普通的九劫帝級可以比擬的,甚至像鏡湖魚王這樣的妖魔界十大妖魔都沒有他快,所以沈侯白來到的時候,他才姍姍來遲。

        而隨著鏡湖魚王出現在沈侯白的身旁,殷都的強者們察覺到鏡湖魚王身上的九劫帝級氣息,立刻……全部呈現出了吃驚之色。

        甚至就是殷帝,殷皇夫婦倆,此刻也是露出了一抹吃驚。

        “九劫妖帝!”

        殷皇在感受到鏡湖魚王身上的氣息后,吃驚的同時,不禁失聲喊道。

        “我知道白帝的手下有許許多多的妖魔,沒想到……這些妖魔中竟然還有九劫境界的?!?

        殷帝雙眼中的吃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羨慕。

        因為殷帝雖然強大,但是別說九劫帝級了,就是王級的妖魔,他都無法降服一頭,即使能降服,也是暫時的,不像沈侯白……

        “果然……能讓妖魔都畏懼的存在,不是我可以比擬的?!幣蟮塾米拋猿暗目諼撬檔?。

        就在殷帝感嘆的時候,鏡湖魚王張開嘴巴大聲喝道。

        “合歡老兒,我知道你在這里,快給老子滾出來?!?

        聽到鏡湖魚王的話,沈侯白立刻便看向了他,同時無語道。

        “你傻嗎?”

        不清楚沈侯白為什么說自己‘傻’,鏡湖魚王顯得有些困惑的看向沈侯白問道:“大人何出此言?”

        看著鏡湖魚王一頭霧水的模樣,沈侯白直接道:“換成是你,你會出來嗎?”

        隨著沈侯白這么一說,鏡湖魚王臉上困惑便轉換成了恍然大悟……

        因為如果只是他,那么合歡老魔或許會出來,可現在還有一個沈侯白,別說合歡了,換成任何一個妖魔都不會傻傻的出來挨斬。

        如此,鏡湖魚王便露出一抹無語的說道:“那……那大人說怎么辦?”

        正在這時,殷皇與殷帝御空而起,來到了沈侯白的身旁……

        “白帝,不知造訪我殷都有何貴干?!幣蟮郾├竦耐?,對著沈侯白問道。

        “是啊,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盡管開口,上次白帝幫助我大商,我們夫婦倆一直想報答白帝,卻是一直苦于沒有機會?!幣蠡事凍鲆荒ㄎ氯岬男θ蕕?。

        看到此刻過來的殷帝和殷皇,鏡湖魚王顯得有些不屑,也不奇怪……怎么說他也是妖魔界的十大妖魔之一,像殷帝和殷皇這種帝級,他是看不上眼的,而能讓鏡湖魚王服氣的,人族只有一個沈侯白。

        “也好?!?

        聽到殷皇的話,沈侯白說道:“你們這里藏著妖魔界十大妖魔之一的合歡老魔?!?

        “我來此便是為了斬殺他?!?

        “不過看樣子他是不會出來的,如此……你們可以派人挨家挨戶的搜查?!?

        “我會一直在這里看著?!?

        “妖魔界十大妖魔?”似沒有反應過來,殷皇很明顯的愣了一下。

        不過殷帝倒是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然后對著身旁一同前來的殷皇道:“鳳兒,你立刻派兵士挨家挨戶的搜查,必要的話,讓衛戍部隊也一同搜查,發現任何可疑的人,立刻前來告訴白帝?!?

        殷帝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倘若是普通的妖魔也到罷了,可偏偏是妖魔界的十大妖魔,他不動還好說,如果他動……

        殷帝倒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只是十大妖魔這個級別的存在,手下會沒有幾個帝級?

        如若他發動對大商的襲擊,殷帝可以很明確的說,殷都絕對保不住。

        如此……趁著沈侯白到來的這個機會,能夠將這個隱藏在殷都的十大妖魔斬殺,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隨著殷帝的言語,殷皇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便對著殷帝道:“鳳兒現在就去?!?

        說完,殷皇雙手置于小腹,對著沈侯白欠了欠身,然后又道:“白帝,妾身就暫且過去了?!?

        出于禮貌,沈侯白對著殷皇點了點頭……

        片刻后,幾乎整個殷都都發動了起來,開始挨家挨戶的搜查起了可疑人員,然后……

        殷都庶民區……

        鏡湖魚王的情報不錯,合歡老魔就藏身與殷都這個庶民區中。

        此刻,庶民區的一間宅子,宅子有一個地窖,原本是用來存放腌菜的,不過現在已經改造成了合歡老魔的居所。

        “大人,我們該怎么辦?”

        說話的是一頭三劫的魔帝……

        看這名魔帝的神色,似乎非常的驚慌。

        “該死的臭魚,竟然投靠了鬼面?!?

        站在三劫魔帝的面前,合歡老魔的臉色非常的難看。

        “大人跑吧,現在全城都在搜查,很快就會搜到這里,現在不跑就來不及了?!?

        三劫的魔帝又道。

        “跑?”

        “往哪跑?”

        “你覺得被鬼面盯上有逃跑的可能?”合歡老魔面色越發的陰沉了起來。

        “那……那怎么辦?”

        “難道坐以待斃,等鬼面上門?”言語間,三劫魔帝的額頭已經淌下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就在三劫魔帝慌張的時候,合歡老魔那一對懾人的眼珠子已經盯上了他。

        “華蓋,你老實說……本帝對你怎么樣?”合歡老魔雙眼散發著幽幽紅光道。

        “大人……大人你……”

        看到合歡老魔看向自己的目光,這名三劫的魔帝,心下已經感到了一陣不妙。

        看到三劫魔帝此刻流露出的驚慌之色,合歡老魔‘啪’一只手拍到了對方的肩膀上,然后說道:“華蓋,你去幫本帝引開鬼面?!?

        “只要你不死,本帝絕不會虧待你的?!?

        不會虧待?還只要不死……

        心下,三劫魔帝已經把合歡老魔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上了一遍,因為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屁話。

        要知道鬼面可是連無敵級都能干掉的存在,他區區不過三劫,如何能夠在鬼面的手上不死?

        不過,雖然心下無比的不爽,但這三劫的魔帝并沒有直接拒絕,他只道:“屬下義不容辭?!?

        說完,這名三劫魔帝便轉身離開了地窖。

        待來到地窖的入口,三劫魔帝便御空而起了。

        而就在三劫魔帝御空之際,合歡老魔也來到了地窖口,然后隨時準備趁著他吸引沈侯白的目光,逃出生天。

        但是……

        讓合歡老魔沒有料到的是,就在這名三劫魔帝飛上天際,然后被沈侯白和鏡湖魚王看到時,他反水了……

        “鬼面,你們要找的合歡老兒就在下面?!?

        真當這三劫魔帝會為了合歡老魔放棄自己的性命?怎么可能……

        他剛才只是為了穩住合歡老魔而已,事實上在他聽到合歡老魔的許諾時,他的心里就已經有了決斷,那便是反水……反正合歡老魔死不死他一點都不在意,只要他不死就好了。

        至于合歡老魔的許諾,他怎么說也是一名三劫魔帝,怎么可能相信這種虛無縹緲的許諾,其次……就算合歡老魔會重賞他,前提也得有命享才行。

        總之,他是不會為合歡老魔而搭上自己的性命的。

        此刻……當自己的屬下反水,合歡老魔除了大罵一聲‘王八蛋’,卻也無可奈何。

        或者說也不允許他有任何的處置叛徒的機會,畢竟沈侯白就在天上。

        不做任何的他想,隨著合歡老魔身上魔氣涌現,他已經如迅雷一般沖上了天際,朝著距離殷都最近的一個大型妖魔界入口而去了。

        感受到合歡老魔的氣息,沈侯白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立刻化身一道長虹追了過去。

        而此時的鏡湖魚王,反應也不慢,在沈侯白化身長虹追過去的同時,他也已經‘啟動’。

        至于那三劫的魔帝,趁著沈侯白與鏡湖魚王追擊合歡老魔,他朝著與沈侯白相反的方向快速的逃竄了。

        如此,原本是他做誘餌引開沈侯白,現在卻是成了合歡老魔變成誘餌。

        不過……即使沒有沈侯白,他也不見得能夠逃跑,因為就在這時……殷帝已經出現在了他逃跑的路線上。

        “你要哪里去?”

        目光充滿殺氣中,殷帝看著這三劫魔帝華蓋道。

        轉身,三劫魔帝華蓋是知道殷帝的實力,所以完全沒有想要和他一戰的打算,便想換個方向逃跑,但是就在他轉身的時候,殷皇出現在了他的眼簾中……

        “問你呢,你要哪里去?”

        殷皇雖然沒有殷帝強,但也已經有了四劫的實力,所以面對三劫的魔帝華蓋,別說還有自己的夫君,就是一對一她也有信心可以打敗魔帝華蓋。

        當殷皇和殷帝攔截三劫魔帝的時候,沈侯白已經追上了合歡老魔。

        看到已經在前方的沈侯白,可以說如出一轍,合歡老魔掉頭就跑,但是……鏡湖魚王已經在那等著了。

        看著鏡湖魚王,合歡老魔的雙眼仿佛要噴出火來一樣,充斥著憤怒。

        “作為妖魔界的十大妖魔,你這條臭魚還真是給我們妖魔長臉啊?!?

        合歡老魔的語氣非常的冰冷,冰冷的同時滿滿都是諷刺意味。

        但鏡湖魚王卻是完全不理會,他只道:“只要能殺了你,吾在所不惜?!?

        此時此刻,合歡老魔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去碰鏡湖魚王的女人,更沒有想到,他會因為一個女人而死,如果可以從來,他一定不會再去碰那女人,但是……這世上從來沒有‘后悔藥’。

        或許是最后的掙扎,合歡老魔重新面向了沈侯白所在的地方,然后說道:“我合歡,愿侍奉鬼面大人,還請鬼面大人放合歡一條生路?!?

        事已至此,擺在合歡面前的只有一條路了,便是和鏡湖魚王一樣,投誠沈侯白……

        此時,聽到合歡老魔投誠話語的鏡湖魚王,還真有些擔心心沈侯白會因為合歡老魔選擇投降而放過他。

        他很想說些什么,但最終鏡湖魚王也沒有說出一句話,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他不是沈侯白的主人,他是沒有資格讓沈侯白做事的,除此之外……很多時候,一句錯誤的話是會死人的。

        所以鏡湖魚王便選擇了閉嘴……

        但是……沈侯白完全沒有將合歡一并收下的打算,因為收下他就意味著失信與鏡湖魚王,雖然沈侯白對妖魔一方從來都沒有什么信用可言,但那是建立在敵人的基礎上,如果是手下,是朋友,那就不同了,只要是手下,或者朋友……他說過的,他就一定會做到,所以他說過要殺合歡老魔,那么他就一定會殺。

        因此……就在合歡老魔發出投誠的話語時,沈侯白已消失在了原地,而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合歡老魔的面前,然后……沈侯白早已捏著手中的無影,伴著‘六合一’大道之力的璀璨光芒,無影已經斬向了合歡老魔的脖頸。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