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 歷史小說 -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閱讀變強在線閱讀 - 第323章 A大隊深入虎穴(三合一)

澳洲股票推荐:第323章 A大隊深入虎穴(三合一)

        雷克明明顯對軍犬的興趣更大,拉著陸羽問了半天,自己這邊能不能留下一兩條軍犬,幫他們培養培養相關的人才。

        身為特戰旅旅長,雷克明也是見多識廣了,自然看出了這些軍犬的巨大作用。

        如果這些軍犬上了戰場,那不遜色于一支無敵奇兵,是能發揮奇效的。

        軍犬是陸羽的羽貝,當然不可能隨便交給別人了。

        況且,這些軍犬除了他的命令之外,別人根本指揮不動,就算交給雷克明也沒用。

        “雷旅長,實不相瞞,我的軍犬可不是那么容易訓練,現在它們已經形成隊伍,給你是不可能了。

        陸羽微微一笑:“不過,你要想培養相關的人才,可以派你們的人來我a大隊學習,到時,我會專門給他們進行培訓的,效果也一樣嘛?!?

        “哦?這樣也行??!呵呵,那就太感謝陸羽隊長了?!?

        雷克明興奮搓搓手:“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事盡管跟我說,不必客氣啊?!?

        “呵呵!一定一定?!?

        陸羽臉上笑得很開懷。

        心里卻嘀咕:就是不知道,等老子把你的人搶走時,你還能笑這么歡,老子就服你!

        一轉眼,陸羽在猛虎特戰旅待了六天。

        明天就七天期滿,a大隊也要離開西北軍區。

        最后的這一天,雷克明特意精心準備了一次實戰對抗演習。

        特地邀請a大隊和他的猛虎特戰旅,選出來一批精銳相互pk!

        再有一天,陸羽他們就走了,這是最后機會,雷克明當然得好好利用了。

        最能檢驗出部隊水平和找出差距的,無外乎是實戰對抗。

        這些天,在向陸羽請教之余,雷克明也沒閑著,

        為了研究a大隊的作戰能力,他還專門找了一群參謀成立研究小組,時刻記錄a大隊的作戰能力進行分析。

        只有吃透了他們,才能更好去提升自己。

        實戰演練已經開始了,雙方隊員相互交戰時,陸羽卻一個人仿佛置身事外,背著手在操場上散起步來。

        那些猛虎特戰旅的人看到他,都紛紛熱情打招呼。

        這些天相處下來,他們已經完全的被陸羽折服。

        實實在在的在心里,把對方看成是一個戰無不勝的軍神。

        陸羽看似隨意,卻不經意間向二中隊那邊走了過去。

        迎面正好碰見隊長,袁朗。

        林羽心頭一動,立刻笑瞇瞇的走過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陸大隊!”

        見到陸羽,袁朗立馬敬禮喊道。

        陸羽的軍銜比他高,又是大隊長,他可不敢擺架子。

        “呵呵,不用客氣!”陸羽笑著擺擺手,問道:“袁隊長,你覺得我們a大隊怎么樣?”

        嗯?

        袁朗疑惑,嘴上還是笑道:“陸大隊,你們a大隊已經得到我們西北軍區的公認,絕對是我見過最厲害的特種部隊!”

        這話,毫不吝嗇贊美之詞。

        “不是奉承我吧?”陸羽繼續問。

        “當然沒有!”

        袁朗搖頭:“我是說的真心話!這次演習上你們展示的戰術運用,可謂讓我大開眼界啊,也非常欽佩!我當了十年兵,也和其他特種部隊交過手,但沒見過一個像你們這么強的!

        “你多大了?”陸羽話鋒一轉。

        “???”

        袁朗被陸羽這猝不及防的問題,搞的滿臉懵逼。

        陸羽道:“我是說,看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再過個五年、六年,等人的巔峰期一過,就是開始適應不了特種部隊的生活了,沒有沒有考慮過,在結束這段生涯之前,再次挑戰一下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袁朗疑惑看著陸羽:“您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

        陸羽微微一笑:“當兵的,每個人對老部隊都很懷念!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軍人能選擇的機會不多,我們把一輩子都奉獻給了部隊,要當最好的兵,去最好的部隊,才能更好的實現自我價值,這才是軍人最應該去想的!不對嗎?”

        頓了頓,陸羽眼神直勾勾盯著他:“你剛才也說了,我們才是最好的,也是最難挑戰的!你如果還想挑戰一把自己,成為最好的特種兵,我們a大隊隨時歡迎你?!?

        袁朗明白陸羽的意思了。

        這是在是正大光明挖人??!

        “陸大隊,您這是想把我挖去a大隊?”袁朗苦笑。

        “不,你別多想,只是邀請而已!”

        陸羽攤了攤手:“去不去全靠你自己,你可以決絕我的提議,但我相信你不會的?!?

        說完這句,陸羽沒再給對方開口的機會,徑直轉身離去。

        只剩下袁朗一個人在原地深思。

        對自己剛才那番話,陸羽很有把握。

        他相信,袁朗肯定心動了,否則他會當場拒絕。

        只要對方不排斥,等上級以命令一下達,就能順理成章把人帶走了。

        身為二中隊隊長,袁朗是隊伍的核心,他一走,其他人必然會跟著走的。

        正想著呢,陸羽又碰見一個熟人。

        許三多!

        這會兒,只見許三多呆呆看著雙方對抗,臉上一會兒笑,一會兒緊張。

        仿佛表情管理失控了一樣。

        還真是個呆子。

        陸羽一笑,大步走了過去。

        他前世也看過《士兵突擊》,對許三多印象很不錯。

        雖然知道只要自己搞定袁朗,許三多肯定會跟來,但還是來到他面前。

        “許三多!”

        陸羽微笑喊道。

        “???”

        許三多一個激靈,從觀戰狀態中回過神來。

        見到陸羽笑瞇瞇站在眼前,嚇得趕忙敬禮:“陸,陸隊長,你咋來了?”

        “我不能來?”陸羽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問道。

        許三多滿臉尷尬,撓撓頭:“沒,沒有!只是沒想到陸大隊,你會跟我說話呢……”

        “你覺得a大隊怎么樣?”

        陸羽故技重施,開門見山的問。

        “好!”

        許三多想也沒想就點頭。

        “哦?”陸羽淡淡一笑,問道:“好在哪里?”

        “就是好!我也說不上來,總之哪里都好!”

        許三多滿臉陳懇道。

        哈哈!

        陸羽笑的很滿意。

        這個三呆子果然像電視劇里一樣憨,和李二牛有的一拼。

        下一刻,陸羽表情忽然嚴肅下來:“你覺得去a大隊,是一件有意義的事嗎?”

        “當然??!”許三多點頭。

        “到了a大隊,是不是不管每天做什么,都很有意義?”

        “是??!”

        狐疑看了陸羽一眼,許三多還是點頭。

        聞言,陸羽笑得更開心了,認真問道:“既然這么有意義,許三多,那你愿不愿來a大隊呢?我可以讓你每天都變得更有意義!”

        “啥……?”

        許三多被繞的暈暈乎乎。

        想了半天,才明白自己似乎掉坑里去了。

        ……

        這一天訓練終于結束。

        傍晚,雷克明親自邀請陸羽等人,參加送別晚宴。

        一行人剛到旅部門口,就被一輛車攔下來。

        身穿整齊軍裝的米藍從車上跳下,英姿颯爽就了過來。

        “米旅長?你怎么來我們旅部了?”雷克明吃了一驚,詫異張大嘴。

        米藍微笑:“雷旅長,我可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他的!”

        邊說,邊用手指向了陸羽。

        陸羽突然有點頭疼了!

        他不知道米藍來此目的,但大致上也能猜出來。

        上回演習端了人家的指揮部,斬了米藍的腦袋,又是煙霧彈又是催淚瓦斯,把人家整的那么慘!

        最后,還連累對方被上級首長訓斥,導致被降下旅長職位。

        說起來,這個仇就大了去!

        “米旅長,真不好意思啊,上次那件事害的您被降級?!?

        陸羽硬著頭皮,尷尬道:“我只是奉命來檢測你們部隊的戰斗力,沒想把事情弄成那樣啊……”

        生怕米藍是來找麻煩,雷克明跟著道:“米藍,你別沖動,陸羽大隊也是奉命行事!他那么嚴格都是為了我們。你看,我被他斬了兩次,不也沒當回事嗎?現在還和他成為好朋友!”

        “雷克明,我跟他說話,沒你的事!”米藍不客氣揮手。

        額……

        雷克明尷尬摸摸鼻子。

        這個米藍在他們軍區內,可是巾幗不讓須眉。

        哪怕換了孫臏過來,雷克明都敢懟上兩句,但唯獨拿對方沒辦法!

        無奈望向陸羽,示意自己沒撤了。

        “你還知道,我因為那場演習被降職?”米藍直直盯著陸羽。

        “抱歉!米旅長,我不是故意的?!?

        陸羽只好道歉,女人不講理起來,可沒什么道理。

        何況,還是一位女首長?

        然而……

        出乎陸羽意料的是,米藍淡淡擺手:“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還沒這么小氣!”

        “那場演習,我事后仔細想想,你的確沒做錯什么!我從你那里學到了不少東西。說起來,我對你沒什么恨意,反倒有些感謝你讓我及時醒悟,也很佩服你!”米藍話語認真。

        這……

        陸羽和雷克明同時張大了嘴。

        沒想到劇情反轉了,米藍不是興師問罪的嗎?

        米藍真誠說道:“當時你說過的那句話,已經讓我牢牢記在了心里,并且當成自己的座右銘!陸羽,說實在我很佩服你,你是一個純粹的軍人,而我一直就想成為像你一樣的軍人,在當兵這方面,我不如你!”

        說完,米藍立正敬禮。

        陸羽被搞的莫名其妙,苦笑著回禮。

        米藍放下手,陸羽也跟著放下手,滿臉訕笑模樣。

        旁邊,雷克明被徹底整懵圈了!

        還是他認識那個雷厲風行的米藍嗎?

        怎么感覺有點不正常???

        這么呆呆看著米藍,又同情的看向陸羽。

        心道:兄弟你自求多福吧,這女人神經好像搭錯了啊……

        “陸大隊,為了表示感謝,我想請你吃飯,請你們a大隊的人一起!”米藍說道。

        “???”

        陸羽被對方連翻的異常,搞的腦子有點短路了。

        “這個,不太方便吧?雷旅長剛才說要給我們送行,這恐怕……米旅長,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領了!”

        邊說,邊忙沖雷克明眨眼。

        他才不想去米藍的宴席。

        光是看米藍那張嚴肅的臉,陸羽就有種赴鴻門宴的感覺。

        米藍淡淡道:“陸大隊,雷旅長已經占有了你七天,最后一個晚上,應該讓我占有了!不管怎樣,我降職這件事多少還是因為你,必須要對我負責?!?

        我靠!

        陸羽嘴角狠狠抽動了幾下。

        這女人說話不過腦子嗎?

        這句話,如果叫外人聽見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跟雷克明之間,發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呢!而她米藍好像來爭寵的小媳婦吃醋一樣。

        “雷旅長,你不會這么小氣吧?”

        米藍轉過頭,冷冷對雷克明問道。

        “我……”

        雷克明剛想開口,米藍直接打斷他。

        “你如果非要請陸大隊,等我那邊安排好,你就一起過來,算是我連你們一起請了上了!”

        雷克明還想要拒絕,米藍淡淡擺手:“你我同事多年,也不用跟我客氣,要是你們的飯做了,就先分給底下的兵吃吧!他們訓練也很辛苦,就當犒勞犒勞了?!?

        雷克明徹底無語。

        該說的都讓你說了,我tm還能說什么?

        只好對陸羽聳聳肩:“陸大隊,看來米旅長鐵了心要搶走你,我是沒辦法了?!?

        米藍做了個請的手勢:“走吧,陸大隊,車我已經準備好!”

        陸羽抬頭望過去,在路邊上已經停候了兩輛中巴車。

        他嘴角再次一抽!

        這女人,敢情一上來,就打算硬搶人??!

        陸羽干笑:“呵呵,呵呵呵!米旅長果然豪氣!我這是不去不行?好吧,盛情難卻,我就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請!”

        米藍說完絲毫未動,一直緊緊盯著陸羽。

        仿佛只要陸羽不上車,她也不準備上車似的。

        陸羽無奈,只能集合他的隊員,一起上了巴車。

        米藍這才滿意的上了車,三輛車朝386旅的營地飛馳而去。

        雷克明萬分同情的朝陸羽揮手:“陸老弟一路小心啊,深入虎穴,保重!”

        中巴車上。

        a大隊所有人都很緊張。

        演習之時,他們沒有任何畏懼,拿起槍就一個字——干!

        可現在,眾人的心都在噗通亂跳,李二牛甚至感覺右眼皮一直在跳個不停。

        “羽哥,你確定,咱們不是去鴻門宴?”

        宋凱飛縮了縮脖子膽怯道:“咱們把386旅打的那么慘,人家旅長還被降了一級。我們這次前去,確定他們旅的兵不把我們打死嗎?”

        于大雷慌的一批:“完了完了!咱們就算有三頭六臂,這闖進龍潭虎穴也沒法打??!各位,你們都帶了啥武器嗎?”

        “槍倒是有!”

        何晨光無奈聳肩:“可給你子彈,敢開槍嗎?還不是要用拳頭硬碰硬嗎?”

        “我這個腦子??!”

        王艷兵用力砸了砸腦門:“當初演習結束之后,咱們就不應該待在西北軍區啊,立刻就走不就啥事沒有嗎?這下好了,母夜叉親自上門邀請,誰也別想跑掉??!”

        兩截車廂里的氣氛緊張到極點。

        李二牛目光發狠盯著窗外,喃喃道:“要不,咱們跳車?”

        陸羽苦笑:“跳車有屁用?還不是在人家的地盤上,我們還能一直跑回東南軍區不成?”

        “要不要聯系一下孫首長?”唐心怡問道。

        “你有電話嗎?”陸羽翻了個白眼。

        唐心無語,所有的設備還在猛虎特戰旅呢!

        “行了,我相信,米旅長沒那么小氣?!?

        陸羽安慰道:“你們也別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們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的?”

        嘎吱!

        話音一落,中巴車忽然緊急剎車了。

        司機轉過頭說道:“到了,你們看,好多人迎接你們來了?!?

        咕!

        這一刻,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他們聽到密集的腳步聲了。

        在靠近!

        人很多!

        腳步聲如潮水一樣涌來,車上的人包括陸羽在內,緊張握緊拳頭。

        “準備好!”

        陸羽壓低聲音:“打不過,我們也能殺出一條路出去,記住,不要戀戰!”

        “明白!”

        每個人眼里流露出強烈的戰意。

        真正到了這一關頭,他們反而放平心境,不緊張了。

        只要有陸羽這個主心骨在,即使被成百上千人包圍,又有何懼?

        這時,外面腳步聲戛然而止。

        正當眾人疑惑之時,突然——

        啪!

        外面傳來一陣皮鞋拍地的巨響。

        這聲音,對陸羽他們異常熟悉不過了。

        是很多人集體立正,發出的動靜。

        這令陸羽他們更疑惑了!

        這外面到底什么情況?

        不是要來打架嗎……

        咚咚。

        這時,車門打開,米藍從下面怕打車窗:“咦,已經到地了,你們怎么還不下來?”

        陸羽尷尬笑笑:“好,我們馬上下來?!?

        所有人無奈的站起身,跟在陸羽身后一個個走下去。

        每個人都身體進緊繃,做好了戰斗的準備,只要386旅的人一靠近,他們立刻開打。

        等所有人走下車,卻徹底傻眼。

        只見前面大路兩邊,站滿了穿著軍常服的士兵,他們挺立胸膛,怎么也不像是來打架的。

        每個人看過來,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敬意,沒有半點要尋仇的意思。

        米藍微微一笑:“上次演習,大家的確不服氣。但是后來詳細了解你們的戰術后,我們整個旅已經提出要向你們學習的口號,大家聽說你們要來,是真心實意過來歡迎!”

        呼!

        聽到這話,陸羽他們大大出了口氣。

        瞬間,渾身放輕松下來!

        陸羽打個哈哈掩飾尷尬:“呵呵,你們386旅真是客氣,不必這樣,太隆重!太隆重了??!”

        “英雄,就該得到應有的尊敬!”

        米藍淡笑著伸出手,邀請道:“走吧,我在食堂為你們設宴?!?br />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