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推荐可靠吗:第126章 故人

書迷正在閱讀:飛劍問道、元尊、我是至尊、龍王傳說、一念永恒、圣墟、修真聊天群、超級神基因、我真是大明星、漢鄉、劍來、圣武星辰
        樓雨眠瞇了瞇眼睛,只覺這背影極為熟悉,但卻就是道不出他的名字。

        那人似乎聽到了禍北玄的話,他緩慢前行的步子停了下來,但并未轉身。

        禍北玄朝安歌看了一眼,安歌心領神會悄聲吩咐弟子們四散開來,去檢查附近可有埋伏。

        禍北玄則驅動留情,往男子的方向前進幾分,他語氣里帶著警惕,“說,你是誰?”

        男子仍是未回頭,但卻也立于原地一動不動,樓雨眠攀著禍北玄的手臂一臉猜疑,直至男子正欲緩緩轉過身時,樓雨眠忽然驚呼出聲,“冉洛?!你怎么在這?!”

        男子動作一頓,隨即迅速轉過身看向半空,此人正是冉洛。

        而此時的冉洛卻不像十年前那般意氣風發,他一身黑衣,眉頭緊鎖面容沉穩,在他左側面頰有一道從左眼睛滑至下頜的傷疤,但卻絲毫未破壞他的俊朗,反倒添了幾絲邪肆。

        十年后的冉洛似是經歷重重磨難,早已洗去身上的浮躁,此時的他看起來帶著穩重,甚至隱隱透露出血氣。

        他一雙星眸落在禍北玄懷里的樓雨眠身上,眸子里原先的光芒早已不在,有的只是一片沉寂,他扯了下嘴角,語氣平淡無波,“樓仙子,多年未見了?!?

        樓雨眠皺了皺眉,揚聲問,“冉洛,你在此地作甚?”

        不知為何,冉洛的反應有些慢,他似是在想些什么,半晌后才語氣淡淡回答,“在這兒能作甚?自是去往魔域了?!?

        未等樓雨眠開口,禍北玄抬手撫了下她的長發,隨即御劍降落,他松開樓雨眠,將人護在身后,這才同冉洛道,“你的事情我們早已知曉,八方界雖在追殺你,但無情閣并不會,你不如與我們一起,待劍陣結成,隨我們回無情閣,無情閣會庇佑你?!?

        樓雨眠攥著禍北玄背后的衣物探出頭,用略帶惋惜的語氣說,“是啊冉洛,你便同我們回去吧,這件事本就與你無關,奈何遇人不淑,回去后,無情閣自會幫你洗清嫌疑?!?

        “不必了,”冉洛抬手將額間的發往后捋,倒叫他平添一絲邪氣,“若早個幾年,或許我便答應你們了,但今日不同以往,我已尋到解決辦法?!?

        禍北玄弓眉蹙起,他心下有了猜測,徑直道了出來,“你說的辦法,莫不是求助于魔族?!”

        冉洛用手蓋住雙眸,低聲笑了起來,“除了魔族,我還有其他選擇嗎?你無情閣幫我又如何?祝鴻還是會有其他方法來逼迫你們將我交出,到時我是什么下場,可想而知!”

        樓雨眠雖不愿與冉洛牽扯過多,但他不是上一世的冉洛,換做任何一個被誣陷之人,她也會勸阻,“無情閣不像你想象中的那般軟弱,冉洛,你總歸要給無情閣一個機會不是?”

        “遲了,遲了,”冉洛緩緩搖頭,突然笑著看向樓雨眠,“倒是樓仙子,你已與劍尊大人成親了?”

        樓雨眠沒想到冉洛會問起這件事,她愣了下,隨即頷首,“對,我與禍北玄在十年前便已成親?!?

        冉洛笑著嘆了口氣,略帶惋惜地自言自語,“早知如此,我便該先下手......”

        他的聲音太小,樓雨眠并未聽清,她皺著眉離開了禍北玄身旁,朝冉洛走了幾步,“你在說什么?冉洛,你便信我一次,同我們回無情閣吧?!?

        但禍北玄卻將他的話聽得分明。

        禍北玄墨眸暗了幾分,他大步往前一跨伸手將樓雨眠拉了回來,他將目光落于冉洛身上,話語間含著冰渣,“休要對我夫人無禮?!?

        樓雨眠有些莫名,但她見禍北玄突然發難,只得又縮回他身后。

        冉洛卻是笑出聲來,他雙手抱臂,用不輸于禍北玄的氣勢高聲道,“劍尊大人,我并未說錯,若我早些,便也沒有你什么事了!”

        禍北玄面色徹底冷下來,他將留情握于手里,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附滿留情,“我不管你有無冤屈,你若再多說一句,我便直接剮了你!”

        樓雨眠這還是第一次見禍北玄這般生氣,她有些摸不著頭腦,怯怯牽著禍北玄的衣角吶吶問,“什么早些晚些?”

        冉洛見成功激怒禍北玄,原本滯塞的心間總算添了一絲暢快,他并未再說什么,而是將目光落于樓雨眠身上,似是要將她現在的模樣牢牢刻在心間。

        禍北玄面色漆黑往旁挪了一步,將樓雨眠擋住,卻只見冉洛帶著壞笑轉過身,朝劍陣另一邊緩緩走去。

        他邊走,也不忘邊高聲同禍北玄說,“我已如祝鴻所愿,加入魔族,不過,之后我自會給出八方界一個滿意的答案,你們便好好看著,我冉洛也不是這般好欺負的!”

        隨著冉洛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漆黑一片的密林中,他說出來的話也消散于這方天地間。

        禍北玄閉了閉眼,隨手一揮留情,在地上留下一圈帶著尖刺的冰凌后這才將滿身寒氣收斂起來,樓雨眠見狀攥著他的衣袖好奇問,“你們方才打了什么啞謎?我還是第一次見你生氣?!?

        禍北玄伸出左手輕撫樓雨眠的頭,墨眸一瞬不瞬盯著樓雨眠,半晌后才用輕柔的語氣低聲問,“嚇著你了?”

        樓雨眠抿嘴搖了搖頭,又湊近禍北玄幾分,“并未,我只是驚訝于你也會有這般大的情緒波動?!?

        禍北玄目光軟了下來,他將樓雨眠拉入自己懷里,傾身在她額際落下一吻,“人之常情,我亦如此?!?

        二人又溫存了片刻,禍北玄這才抬頭朝懸在上空的安歌高聲道,“下來吧,人走了?!?

        安歌得了命令帶著眾弟子呼啦啦一大群降落下來,他握著畫影竄到廢墟旁打量一番,這才一臉費解扭過頭對禍北玄道,“五師兄,你怎么回事?實力下降了?怎么讓人給跑了?!”

        禍北玄只是用微涼的墨眸看著他,并未說話,倒是樓雨眠從他懷里鉆出來,朝安歌解釋,“師父,那人不是魔族呢,是冉洛?!?

        “啥?”安歌一臉驚訝,但隨即雙手捧著面頰叫了起來,“你們把冉洛放跑了?!那個讓我們無情閣尋了十年的冉洛?!就這么被你放跑了?!”

        禍北玄弓眉皺起,吐出二字,“聒噪?!?br />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