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 修真小說 - 我們師兄太老實在線閱讀 - 第98章 一拳斷腕(求收藏?。?

股票推荐群是怎么加到人的:第98章 一拳斷腕(求收藏?。?/h1>
書迷正在閱讀:飛劍問道、元尊、我是至尊、龍王傳說、一念永恒、圣墟、修真聊天群、超級神基因、我真是大明星、漢鄉、劍來、圣武星辰
        無數血魂纏繞,陣陣厲鬼嘶喊。

        “納命來!納命來!納命來!......”

        吳德厚頓時便陷身在一個血色的世界當中。

        無數面貌猙獰恐怖的血魂充滿了這個血色的世界。

        當吳德厚陷身在這個血色的世界當中,頓時那無數面貌猙獰恐怖的血魂便如同洶涌的潮水一般向著他撲了過來。

        這種場面如同黃泉地獄一般恐怖。

        但在看到這如同黃泉地獄一般恐怖的場面,吳德厚的臉色卻是沒有絲毫變化。

        吳德厚體內純陽真氣化為炙熱烈火,脫體而出。

        那無數血魂,厲鬼在靠近吳德厚身體近前,當即便如同冰雪遇到了烈火一般,消融不見。

        隨即吳德厚眼前重現清明景象。

        方才出現的那一幕顯然是一場幻境。

        但吳德厚所修煉的先天純陽功卻正好是這種至陰至邪幻境的克星。

        吳德厚手持黑隕繼續向著那枚血色圓珠斬落而去。

        吳德厚手中的黑隕速度很快,力道也很重,就算是一塊千斤巨石他也有足夠的把握一刀將之劈為兩半。

        瞬間,吳德厚手中黑隕便已斬落到了那枚血色圓珠上面。

        “咔嚓!”

        一聲脆響傳了出來。

        但這聲脆響卻不是那枚血色圓珠碎裂所傳出的聲音,而是吳德厚手中黑隕碎裂所傳出的聲音。

        吳德厚身子一退,退出離那枚血色圓珠十來米的距離之外。

        吳德厚看著那枚依舊完好無損的血色圓珠,再看了一眼手中已是斷為兩截的黑隕刀,目光閃爍。

        “這枚血色圓珠能夠散發出如此恐怖的邪惡幻境,而且如此堅硬,必定是一枚邪惡至極的邪物,但憑我現在的實力卻是無法將這枚血色圓珠毀去,那到底該如何處理這枚血色圓珠呢?”吳德厚心中思索。

        “若是將這枚血色圓珠留在在這里,被邪惡之人得到定會造成更大的禍端,就算是被正道人士得到,只怕一般的正道人士也無法抵擋這枚血色圓珠所散發出的邪惡氣息,總之將這枚血色圓珠留在這魔猿山不是一個好的辦法?!?。

        “我所修煉的先天純陽功正好是這枚血色圓珠的克星,但想要毀掉這枚血色圓珠卻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最好的辦法還是將這枚血色圓珠帶回宗門,交由宗門處理?!蔽獾潞裥鬧兇齔鼉齠?。

        吳德厚隨后邁步向著那枚血色圓珠走去。

        當吳德厚再次走到那枚血色圓珠近前三米的距離,那場邪惡,恐怖的幻境再現。

        吳德厚將體內純陽真氣擴散而出,化為烈焰,破除幻境。

        吳德厚邁步走到那枚血色圓珠的近前。

        吳德厚目光閃爍,看著那枚血色圓珠。

        過了片刻時間,吳德厚方才拿出一個儲物袋,直接將那枚血色圓珠裝進了那個儲物袋里面。

        將那枚血色圓珠收好之后,吳德厚向著金剛魔猿的這個洞穴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卻是沒有再發現什么東西。

        ......

        楚山郡。

        楚山宗是楚山郡最大的一個宗門。

        但今日楚山宗內戰火遍燃,尸體橫生。

        而滅掉楚山宗的宗門則是臨江郡的玉臨宗。

        褚燕飛,楚山宗最有修煉天賦的一個天才。

        楚山宗被滅,褚燕飛卻是被宗主楚向南用盡手段送了出來。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斬草要除根,滅門要徹底。

        玉臨宗自然知道這一點。

        所以褚燕飛被送出楚山宗之后,依舊遭到玉臨宗的逼命追殺。

        追殺玉臨宗的是玉臨宗的一名長老樊少佟,以及玉臨宗宗主宗書之子宗申。

        “褚燕飛,你今天必死無疑,就算是你逃到天南海角,也絕對不可能逃出我玉臨宗的手掌?!弊諫甏笊鵲?。

        “呸,宗申,有種可敢自己跟來與我決一死戰?!弊諫曷畹?。

        ......

        吳德厚從魔猿山上下來,向著星辰趕回。

        在有著千米的距離的時候,吳德厚便看到了玉臨宗追殺褚燕飛的這一幕。

        宗門之戰,這是很常見的一幕。

        強者生存,弱者淘汰。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這也本是很常見的一件事情。

        這世間說到最根本,有時論的不是對與錯,而是強與弱。

        弱小便是錯誤,這也是一個慘痛的現實。

        吳德厚雖然看到了玉臨宗追殺褚燕飛的這一幕,但卻沒有想要出手救褚燕飛的打算。

        因為吳德厚心底很清楚,這種事情很難說的上誰對誰錯。

        但吳德厚突然從宗申口中聽到了玉臨宗這三個字,他的眉頭不由微皺。

        “玉臨宗?!蔽獾潞癲揮上氳攪吮輩卸錘謀輩行奘?。

        北殘修士正是死在了玉臨宗的三位宗主之手,而吳德厚則欠下了北殘修士一個因果,要替北殘修士報仇雪恨,滅掉玉臨宗。

        若是遇到其它宗門相斗也就算了,但這次卻是遇到了玉臨宗,吳德厚卻是不能不出手了。

        敵人的敵人便是自己的朋友。

        雖然現在被玉臨宗所追殺的褚燕飛的實力不算很強,但畢竟也算是玉臨宗的敵人。

        褚燕飛快馬加鞭,從吳德厚身邊一閃而過。

        吳德厚駕馬一橫,便將路橫檔住了。

        眼看就要追趕上褚燕飛的宗申見到這種狀況,當即大怒。

        “讓開,否則,死!”宗申一馬當先,向著吳德厚沖了過去。

        吳德厚當然不會讓開。

        見到吳德厚絲毫不理會自己,宗申雙目露出狠辣神色。

        作為玉臨宗少宗主,宗申一向囂張跋扈,肆意任為,現在見到這種情況,心底已是對吳德厚升起了濃烈至極的殺意。

        而在宗申眼中,殺死吳德厚也不是一件什么太大的事情。

        宗申很快便已沖到了吳德厚近前。

        宗申身子一躍,臨空而起,隨后一拳向著吳德厚轟去。

        “小子,死!”宗申厲聲喝道。

        “哼!”從吳德厚鼻間擠出一道冷哼聲。

        宗申一拳帶著雷霆之勢,轟落而下。

        吳德厚一拳,很是隨意,便迎了上去。

        “轟!”

        瞬間兩拳相碰。

        “咔嚓!”

        宗申頓時只覺的自己拳頭如同落到了堅硬無比的鋼鐵上一般,隨后一股巨大無匹的力道從對方的拳頭里面傳了出來,接著聽到一道脆響聲,傳出自己右臂崩斷的脆響聲。

        “??!”

        一道痛喊聲自宗申口中傳了出來。

        就在這時,玉臨宗長老樊少佟也緊追了上來。

        “樊長老,給我殺了這個混賬小子?!弊諫晁凵涑鑫薇榷穸鏡難凵?,看著吳德厚,大聲喊道。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ganrao}